雪花是冬天的祝贺


时间: 2019-02-23

雪花捉迷藏般,伸手想要抓住它时,却不知了去向,就连地上的雪花,一听到我的脚步声也隐匿了起来。

这些孩子是四年级的,见到他们时,那是一张张怎么天真活泼的脸啊,那是一双双怎样求知若渴的眼睛啊,那是怎么整齐划一、震撼心灵的一声由50个10岁少年齐声唤出的“老师好”啊!我知道,在看到他们的一刹那,我突然有了穿梭之感。

纷纷扬扬的雪花,让冬天像个冬天了。

《城市雪景》程贵峰绘 图片来自网络

明德小学,是画里的风景,也是我此行的目的地。小学是台湾商人王永庆创办的,漂亮的二层小楼,连着一个大操场,被炊烟袅袅的村落缭绕着,被搭着鸟窝的树木簇拥着。从地图上看,这个小学校兴许找不到,但走近了就会发现,它如那冬日里的玉兰一样,干枯的枝干上成长着星星点点的花苞,活气勃勃。

我踏上故乡土地时,就踏进了冬天这幅巨大的水墨画里。

我穿梭到了30年前。那时也是冬天,我也10岁。母亲披着一身雪花从外面回来,她说,咱村的小荣被小汽车接走了。我问,小荣是谁?母亲说,就是村东某某某家的孩子啊。我的眼前破马浮出一幅画面,一辆小汽车驶进一个胡同,拉走了一个20多岁的女孩。紧接着,母亲又说,她是因为写作好被小汽车接走的。你当前能当个作家吗?后来,我也果然如母亲所愿,被文学的小汽车接走,成了一名作家。

我去见校长,说最近正在写一部对城市留守儿童的小说,想进课堂跟孩子们交流一下。据说我是作家,还当过语文老师,校长欣然同意了。

那些孩子,显明就是当年的我啊,懵懵懂懂,生活在一片小天地里,憧憬着外面的世界,又不知梦在何方。我把发生在我身上的这个文学改变福气的故事告诉孩子们,渴望他们可能明白,只有在心里埋下一颗空想的种子,总有一天,它会生根发芽,长成一棵参天大树。如果想要它开出花,它也真的会开出花来。

 
 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友情链接:
    Copyright 2018-2021 马报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